• <optgroup id="ryfez"></optgroup>

      <optgroup id="ryfez"></optgroup>
      <optgroup id="ryfez"><em id="ryfez"><pre id="ryfez"></pre></em></optgroup>

      <optgroup id="ryfez"></optgroup><optgroup id="ryfez"><em id="ryfez"><del id="ryfez"></del></em></optgroup>

    1. <span id="ryfez"><output id="ryfez"></output></span>

      <ol id="ryfez"></ol>

          <optgroup id="ryfez"></optgroup>

        1. <legend id="ryfez"></legend>

          當前位置:機制砂設備網 > 新聞中心 > 正文新聞中心

          機制砂生產線的工作流程

          機制砂,也就是人工砂,是把大的石料,經過粗破、細破之后,進入制砂機制作成品砂!
          如下圖所示,大塊石料進入粗破(初破一般都用顎式破碎機,因為只有鄂破才能破碎較大塊狀的石料),粗破之后是細破,細破一般由較小型的顎式破碎機來充當。

          細破的工作也可以由小型顎破或反擊破(圓錐破)來完成。這里為什么選用小型鄂破而不選反擊破和圓錐破?因為,反擊破只能破碎中低硬度以下的石料,而圓錐破制作成本和售價一般都比鄂破要高。而且,比較產品參數,我們不難得出這樣一個結論,針對同等產量的破碎設備,鄂破的耗電量,要遠小于反擊破和圓錐破。而反擊破相對鄂破具有粒度好的優勢在這里并不明顯,我們要制砂,接下來的物料需要進入制砂機,所以這里我們推舉鄂破而不是反擊破。
          細破下來的物料進入振動篩進行篩分,篩分后的物料一部分可以直接進入洗砂機,另一部分進入制砂機,制砂之后返回振動篩,進行篩分,還有一部分需要返回細破再次破碎,返回振動篩。洗砂機出來的就是成品砂,可以用烘干機,也可不用,畢竟砂石不會因為水分而變質!
          河南黎明重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,在機制砂設備生產領域已有多年的帶領經驗。黎明重工生產的5x系列制砂機,是目前國內更很好的制砂機,在全世界也都處于帶領水平。

          (時間:11/07/24 瀏覽: 轉載請注明出處:http://www.deaccretion.com/news/145.html)
          新聞中心
          聯系方式

          銷售熱線:400-655-9906
          售后服務:0371-63462800
          E-mail:vip@lmlq.com
          地址:中國-鄭州-國家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科學大道169號
          郵編:450001

          顆粒機設備 電磁流量計廠家 磁翻板液位計廠家 一體化渦街流量計 混凝土攪拌站廠家 工程混凝土攪拌站 干粉砂漿生產線 滾筒篩沙機 干粉攪拌機 錘式破碎機 干粉壓球機 煤泥烘干機 球磨機設備
          日本大尺度叫床戏做爰无遮挡
        2. <optgroup id="ryfez"></optgroup>

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ryfez"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ryfez"><em id="ryfez"><pre id="ryfez"></pre></em></optgroup>

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ryfez"></optgroup><optgroup id="ryfez"><em id="ryfez"><del id="ryfez"></del></em></optgroup>

          1. <span id="ryfez"><output id="ryfez"></output></span>

            <ol id="ryfez"></ol>

    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ryfez"></optgroup>

              1. <legend id="ryfez"></legend>

    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